医美知识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医美知识 >

医美知识

  汪女士要求赵主管先把已经花费的治疗费转账给她。赵主管表示,她需要先跟美容院领导汇报,如果美容院负责,美容院将支付治疗费。如果美容院领导不同意,她个人会承担。

  近日,汪女士反映,4月16日,她到徐州心源整形美容院想打水光针美容,但脸部涂完后就红肿疼痛起来。一个月过去了,汪女士说,她的脸部依然没有恢复。心源美容院的负责人拖延不给她解决。对此,心源美容院赵主管表示,可以退水光针的钱并支付治疗费,但需要走程序。

  汪女士今年52岁,一直注重美容保养。今年过生日时,汪女士的两个女儿分别给她购买了心源美容医院的美容项目,一个是祛斑项目,一个是水光针项目。

  “刚涂药我就觉得疼,美容师说一会就好。”汪女士说,美容师给她面部包上保鲜膜后告诉她,需要40分钟,然后离开。40分钟左右,汪女士看美容师没回来,就喊了工作人员。随后,美容师给汪女士进行了清洗,然后把她带到朱医生所在的诊室。朱医生看到她脸色后问了一句,“脸怎么这么红”。她让美容师拿来镜子一看,面部一片红紫,像灼伤。医生表示,汪女士这个样子不能打水光针。

  4月24日,汪女士再次提出,如果以后脸上留印怎么办,化妆过敏怎么办,因为这次事故,皮肤以后出现不正常反应怎么办?朱医生称,急性过敏恢复后,不会有什么不正常的反应,但也需要好好维护保养,皮肤基础好了抵抗力强了就不会过敏了。此后几日,汪女士继续表达了自己的担心。5月4日,朱医生表示,对于汪女士的要求已经交给赵主管了,可以和赵主管联系。

  为何在给汪女士涂前没有做测试?朱医生表示,汪女士是老顾客,以为不会有问题,而且其他顾客也很少出现这样情况。

  张孝明表示,消费者可以先向卫生主管部门查询,该美容院是否有资质以及经营范围,因该行业是一个特殊行业,需要特许。而消费者症状究竟是过敏还是灼伤,不能以美容院和消费者说法为判断。医院作为第三方,作出的诊断更有权威性。

  3月31日,她到心源美容医院做了激光祛斑。汪女士感觉效果不错。“我脸上有小雀斑,做完后面部很光滑。”汪女士说,为了让肤色看起来更水润,她决定再去打水光。

  5月25日下午3点多,输液结束后的汪女士再次联系了记者。汪女士指着她的脸部说,由于皮肤被灼伤,脸上出现了多个指甲盖大小的斑印,整个面部皮肤暗沉没有光泽。因为面色难看,她的中介公司也曾关门多日。现在,她还无法使用最基本的保湿类化妆品,整个人非常沮丧。她希望心源美容院可以继续为她进行治疗,把脸上的斑印去掉,将她的皮肤恢复原样。另外,将水光针的费用退给她,赔偿她5000元损失,并承担后续治疗费。这几天输液治疗的520元还没给,医生开的面膜也不同意买。她现在治疗都是自己垫付。

  汪女士认为是膏有问题。对此,赵主管表示,当时带汪女士去医院治疗时,把膏给医生看过了,没有问题,而且该药膏是国家允许使用的。“就好像吃虾过敏一样,个体有差异。”赵主管说,汪女士的年龄也影响恢复期,目前汪女士面部的斑与过敏没有关系。过敏后,皮肤可能会色沉,但一般三个月左右就恢复,因此她提出三个月后看变化情况。

  4月19日,汪女士和女儿来到心源美容院,并进行了录像,希望院方给她一个说法。汪女士的女儿认为药物有问题,刺激皮肤。等了20多分钟,• 幸运飞艇单双:相关文章。心源美容院赵主管出面接待。赵主管解释,朱医生家里有事不在,皮肤过敏是正常的。

  此外,消费者可以申请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查询,该美容院使用的产品是否符合规定,是否有合格证。消费者提出赔偿,需要根据相关证据,比如误工产生的损失、治疗的花费等,以及后期是否需要整容并涉及的费用,这些损失应该过错方承担。

  5月22日,汪女士说,因为脸上发烫,而且灼伤的斑印太深,她再次去医院进行了输液治疗。她联系赵主管,要求心源美容医院承担治疗费。赵主管表示,需要治疗的医院提供一个书面的证明,因为麻药膏过敏导致后期的情况以及治疗费用。幸运飞艇平台哪个好医生按照此要求,在病历上写了麻药灼伤。但后期治疗费是多少,医生表示需要根据后面的治疗情况。

  汪女士在徐医附院治疗的病历上写着麻药灼烧。赵主管说,只会让皮肤过敏,不会灼伤。该病历也不能作为法律依据。汪女士可以去做鉴定,究竟是灼伤还是过敏。

  对于汪女士的前后对比照,赵主管认为,汪女士此前的照片用了“美颜”效果,她称,自己很久前见过汪女士,汪女士原本肤色就黑。

  5月2日,心源美容院赵姓主管主动添加了汪女士的微信。5月4日,赵主管到汪女士的店里,与汪女士沟通。汪女士说,赵主管问她有什么要求,她提出5000元损失赔偿,但之后就没有了音信。

  5月25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心源美容院朱医生。朱医生表示,她在一周多前见过汪女士,但没有看到明显的斑印。“可能是过敏后期留下的印子。”朱医生说,当时她带汪女士在徐医附院进行了抗过敏治疗,汪女士治疗早期,脸上可能有印子,但随着时间推移,会慢慢恢复,就像痘印一样。

  对于水光针费用,朱医生表示,院方已经答应给退款。因为汪女士是以特价购买的水光针项目,按协议是不能退的,所以现在退费需要一个程序。

  4月20日,汪女士通过微信告知朱医生,她无法打水光针,希望退费。朱医生表示退费的事情只能向美容院反映,她没有权利。“你只是麻药过敏了,这么多顾客都没问题,特殊体质真的没有办法。”朱医生还告诉汪女士,这种情况一般一周可以恢复,但个体皮肤不同,需要一个过程。

  当晚,汪女士把自己脸部红肿的照片发给朱医生。朱医生表示,汪女士面部会恢复,但需要一个过程。第二日,汪女士告诉朱医生,她的脸依然又红又紫,想到徐医附院皮肤科看看。朱医生安排车辆带她去了徐医附院皮肤科治疗。当日,朱医生还带着使用的膏来到医院,给皮肤科医生看了下。治疗医生给汪女士进行了打针治疗。4月18日,朱医生通过微信给汪女士转账350元,并叮嘱她在医院治疗的票据留好。输液两天后,汪女士认为过敏没有好转,并把以前的照片发给朱医生对比。朱医生告诉汪女士,急性过敏恢复后,• 幸运飞艇大小:上海首尔丽!皮肤会和原来一样。

  “不仅说我皮肤干,还说我原来就有黄褐斑,太气人了。”汪女士认为心源美容院在推卸责任,她称,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权利。

  4月15日,汪女士与心源美容院负责打水光针的朱医生约定,16日下午2点到心源美容院打针。当日,汪女士按约定来到美容院后,美容师让她先用洗面奶洗脸,随后,美容师给她面部涂抹。

  4月23日,汪女士输液治疗5天后,她发现脸部红色浅了,但嘴角和下巴颜色还深,像大块斑。朱医生回复称,逐渐变好就离康复不远了。对于汪女士提出的深色的斑块能不能去掉的疑问,朱医生没有回复。

  赵主管说,汪女士曾提出,赔偿5000元后,不会再有其他要求,她需要把这个要求提报到美容院管理层。但此后,汪女士又有了新要求。她让我们保证,以后用什么都不能过敏,脸上不能留印子,过敏原不好确定,这些要求美容院不能答应。因面部涂过敏,目前他们美容院就汪女士一例。而过敏不是医生技术或者产品问题。

  对于朱医生的解释汪女士不认可。她称,自己一年前在别的美容院打过水光针效果很好,她认为是心源美容院负责给她涂的美容师没有经验和不负责才会造成脸部烧伤。汪女士说,当洗干净麻药后,脸部成了褐色的花斑。烫头发时都会有人坐在顾客旁边观察变化,但涂后,美容师却离开了。她的脸部持续发热、发麻、发疼。

  5月27日,汪女士再次联系记者。她称,赵主管已经联系她,美容院无法认同她的赔偿要求,并提出做司法鉴定,走司法调解途径。

  张主任建议,消费者可以先申请市消协介入调解。如果调解不成,消费者可以起诉到法院,并申请鉴定,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面部出现问题。

  赵主管建议汪女士拍个照片给朱医生看下。随后,赵主管带汪女士到美容院里专业拍照的室内进行了高清拍照。赵主管还让汪女士每日拍照片通过微信传给朱医生。由于等不到朱医生,汪女士把治疗的发票交给了美容院工作人员后离开。

赫丽颜客服